快捷搜索:

名字越短,票房越差?

王家卫电影一向盛产金句,《一代宗师》中有很多玄之又玄的对白,就连喜剧咖的赵本山在剧中也神叨叨地扮演起文艺老前辈,说了好多似懂非懂的面子和里子的事儿。不过让人最记得住的,还是那句“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”
 
这前半句出自《朱子全书》,前文是“言其于忠信笃敬,念念不忘。”形容的是一种挥之不去的心理状态。
 
张艾嘉干脆截了仅有的四个字,给已过花甲之年的新作安放了一个需要补足很多想象力的名字——
 
《念念》
 
太文艺范儿的名字总是伴随着杀伤力,比如摧毁文艺青年的泪腺,又比如摧毁投资方的泪腺。
 
这部电影两者都做到了。
 
前者的催泪效果,源自导演沉浸文艺界多年的功力,从《心动》到《20 30 40 》,再到《念念》,张艾嘉在近二十年的岁月中历练的从容,在电影里愈发得心应手。这个讲述台湾绿岛两代人的故事,缓缓起,缓缓落,一如拍打在防波堤上的海浪,听得见涛声依旧。
 
以梁洛施为轴心,所有过去、当下和未来的线索发散开去,《念念》讲男女之情,讲兄妹之情,也讲父母儿女之情,归根结底都是一种“必有回响”的情愁。
 
这部电影有一个美丽的英文名,“Murmur ofthe heart”,若理解成“心底呢喃”也便从另一层意思体会到张艾嘉的苦心。无声心语,脑海中母亲的声音,放佛天使的呢喃。张艾嘉假镜头之便,用视觉还原了这种“说不清理还乱”的心绪。
 
正如电影的最后,在时间稀释下,主人公们慢慢厘清各自的心结,虽不能忘,却也再不心乱如麻。
 
心乱如麻,心绪要从一团乱麻中抽丝剥茧,是需要耐心的。
 
然而电影投资人是没耐心的,不管文艺青年被《念念》感动成泪人也好,哭成雨人也罢,《念念》依然毫无悬念的成为近期我亲眼所见的一部票房炮灰。
 
上映以来的不完全统计,《念念》进账只在五百万上下,文艺惯了的甚至“不认为这是失败”的张艾嘉虽没有哭晕在厕所,但投资方的泪恐怕是在所难免。一起挤在男厕的,还有王小帅导演,他的《闯入者》和《念念》成为这个五一小黄金票房的难兄难弟。
 
碾压他们的是一部至今我还未能参透那五个字含义的电影——《何以笙箫默》,虽然《念念》和《闯入者》加在一起刚好是五个字,但票房却不及已过两亿《何以笙箫默》的一个零头。
 
所以有悲观者哀嚎,严肃电影已死。
 
谁活着?
 
这个月的《环球银幕》给了一个答案,叫“iP电影”。
 
《爸爸去哪儿》、《奔跑吧兄弟》以及《何以笙箫默》都是iP电影,如果你记不住ip(intellectual Property)的含义,没关系,大致理解为“一招鲜吃遍天”也可以。
 
再举一个例子,比如那首是个中国人都会哼的歌曲,对!就是那个“妹妹你坐船头,哥哥我岸上走”,如果尹胖子没吸进《监狱风云》剧组而去拍一部叫做《纤夫的爱》,那么这部电影就是标准的ip电影。
 
永远童颜巨孺的何炅老师深喑此道,一首《栀子花开》从我穿开裆裤唱到我儿子穿开裆裤,终于也要憋出一部《栀子花开》大电影。依照快乐家族以往电影的德行,栀子花之外,我倒是隐约嗅到一股菊花残的味道,但耐不住人家群众基础好,这部电影票房估计怎么着也会是《念念》的十倍。
 
所以,没有电视作为传播孵化和放大器,再好的文艺都成了一场自嗨的“瘟疫”。张艾嘉老前辈要想不拍票房毒药,除了更商业化、更进军二三四五线城市以外,电影的起名艺术也要好好钻研一下。
 
又比如每年赚的盆满钵满的喜羊羊,从第一部《喜羊羊和灰太狼之牛气冲天》到今年,电影名字长的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两圈。你还别嫌长,越长越通俗,《喜羊羊和灰太狼之羊年喜羊羊》,开宗明义,开门见山,开篇点题,谁都知道讲得是怎么回事儿。
 
如果我是公司老总,我还真想试试名字长短和票房的正负比关系。
 
比如给它起个特张艾嘉气息的名字——
 
《咩咩》

本文由澳门新匍京怎么下载-官网发布于影视观评,转载请注明出处:名字越短,票房越差?

相关阅读